扫描关注微信
光伏讲堂 光伏培训 招聘信息 项目信息 光伏政策 | 阳光工匠指南 推荐供应商 企业培训证书 | 光伏电站集成商 光伏组件 光伏逆变器 光伏支架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光伏财经 » 正文
 
海润光伏的最黑暗时刻与自救猜想
日期:2018-03-19   [复制链接]
责任编辑:wangke 打印收藏评论(0)[订阅到邮箱]
编者按:从剑指千亿市值到跌破1元股价,ST海润的沉浮给资本市场上了生动的一课。3月15日,江苏,这里是中国光伏组件出货量最大的地区,一场春雨淅淅沥沥结束。
 
江苏无锡市惠山区信息港A座,海润光伏在2017年9月搬入了10-13楼。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发现,每层500-600平方米的办公区内,海润光伏各项目部的员工正一片忙碌。一间会议室的透明玻璃墙上,甚至还留着开会纪要。
 
与这种秩序感形成鲜明反差的,是ST海润预计2017年业绩大幅亏损和股价下跌带来的失控感。一个月前,其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预计全年亏损23.7亿元-28.4亿元,随后,其股价跌破1元,成了沪深两市第一只“仙股”。
 
“如果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ST海润将被迫终止上市。
 
眼下,跌入至暗时刻的海润光伏,应该如何摆脱历史包袱,实现自救?“光伏教父”杨怀进和“华君系”孟广宝先后登场后,谁又将成为海润下一个掌舵者?

一场自救
 
从2月1日开始,ST海润股价首度跌破1元大关,随后两个交易日连续跌停,股价收于0.87元,其在6日因重大事项紧急停牌。

就在上述公告之前,1月30日,ST海润及控股子公司已有4.26亿元的累计银行贷款等债务逾期。其中,流动资金借款共计3.15亿元,银行承兑汇票敞口共计1.11亿元。
 
此外,ST海润涉及7起诉讼(仲裁)案件,累计金额11.03亿元。
 
庞大的资金缺口下,如何甩掉历史包袱,引入新鲜血液,成为ST海润亟待解决的问题。
 
3月12日晚间其披露停牌进展,“初步判定重大事项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且上述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可能涉及资产出售等事项,将从3月6日起继续停牌不超过1个月”。

上海一位投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海润光伏可能会出售一些高负债的资产,比如西部的大型电站等资产成为可能之一。
 
此外,此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合作方是谁,成为关注焦点。也许是同属于光伏行业,也许是高层高纪凡和杨怀进私下关系密切,天合光能借壳海润光伏的消息开始流传。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3月13日从纽交所退市后,天合光能一直在为回A做准备。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2月,随着福建国资委的退出,天合光能实控人高纪凡的某些投资平台、常州一些地方民企投资集团,以及公司核心员工合资成立的基金成为天合光能新增股东。
 
2018年2月8日,天合光能在官网披露,在1月22日收到《江苏证监局关于确认辅导备案日期的通知》。
 
不过,一位接近海润光伏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否认了天合光能借壳的可能性,“之前天合光能私有化的时候,资金也不是很宽裕,现在同样面对引入战投者的需求,海润光伏的基数和其差不多,现在来看,未必是它的选择。”
 
巧合的是,双方的确有过一段令人回味的插曲。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2016年年末-2017年年初,海润光伏的管理层曾与天合光能进行过短暂的接触,“当时考虑找到新的战投者,然后再让华君系退出,双方有过一段谈判和磋商的过程。”上述接近海润光伏的内部人士表示。
 
更为重要的是,海润需要面对2017年错失的行业机遇,加快追赶。
 
对于2017年预计亏损23.7亿元-28.4亿元,其解释为,“主要受2017年光伏市场行情下滑的影响,公司主要产品产销量、市场售价及销售毛利率下降。”同时,“由于境内电站受限电影响、境外光伏电站受绿证市场交易量下降影响,导致公司资产减值金额增加”。

不过,1月30日,A股31家光伏企业披露2017年净利润预告。其中,29家A股光伏企业预告在2017年盈利,仅2家出现亏损。
 
如生产单晶组件和硅片的隆基股份(36.090, 0.00, 0.00%)(601012.SH)预计2017年净利润33亿元-36亿元,通威股份(10.050, 0.00, 0.00%)(600438.SH)预计2017年净利润将增加8亿-10亿元。
 
上海某券商光伏行业分析师则指出,“光伏行业分化趋势明显,未来的竞争核心在于各家企业的成本控制、应用级研发,以及由此带来的规模效应。”
 
从白衣骑士到“引狼入室” 
 
海润光伏走到今天,不得不提及其与“华君系”的恩怨情仇。

上市公司与其战略投资者的利益博弈,在海润光伏的案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海润光伏的前身是ST申龙,其在2011年1月发布重组方案,一方面通过资产、负债的整体出售,退出软塑彩印及复合包装产品生产、销售领域战略,另一方面通过新增股份换股吸收合并海润光伏,使后者登陆资本市场。
 
2012年2月17日,海润光伏借壳上市,创始人杨怀进被喻为“光伏教父”。2012年,海润开始加速向光伏产业链的终端电站建设布局,公司负责人曾公开表示,“公司在下游电站以EPC和BT为主,适量持有运营。”
 
当年,其先后在新疆、甘肃、内蒙古、青海四地成立下属公司或合资公司,开拓太阳能(5.020, 0.00, 0.00%)电站业务,计划投资规模达200多兆瓦。
 
2012年5月,海润光伏发布38亿元定增,不过直到2014年6月25日,该预案才获得证监会核准。
 
伴随着大量资金投入,以及周期较长的行业特征,海润光伏的现金流开始紧张。2013年、2014年海润连续两年亏损,在2014年预亏公告中,海润也坦承“由于公司增发资金到位较晚,较之以前承担了较高的融资成本。”
 
“当时公司建设一些大型电站,预期就是资金快进快出,建完之后整体移交,相对沿用我们对国外市场的预判,没有充分考虑国内政策市场的不稳定。”海润光伏证券事务部人士3月15日称。
 
2015年1月23日,在2014年亏损9.48亿元的情况下,海润光伏实施了“10转增20”的利润分配方案,此后的1月27日、28日两天,海润光伏第一大股东——九润管业减持了7845万股,占比4.98%,累计套现接近7亿元,从2014年12月到2015年4月,前三大股东九润管业、紫金电子、杨怀进共套现近26亿元。
 
正是此次高送转,使得其股价缩至原先的三分之一。
 
2016年3月21日,海润光伏再次发布定增预案,拟以2.7元/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74074.07万股,募资20亿元,用于收购源源水务100%股权和220MW并网光伏电站建设项目。
 
在这样的背景下,香港上市公司华君控股(00377.HK)旗下的华君电力和保华兴资产,以及海润光伏关联方瑞尔德,成为上市公司的战略投资者。
 
其中,华君电力认购比例79.83%;保华兴资产认购比例5.17%;瑞尔德认购比例15%。如果上述定增完成,“华君系”将合计持股11.52%,杨怀进合计持股从6.61%上升为7.75%。
 
尽管2017年3月4日,该定增因“再融资政策法规、资本市场环境、融资时机等因素发生变化”戛然而止,不过,“华君系”领头人、被称为辽宁隐秘富豪的孟广宝,已经先行入主了海润。
 
2016年4月15日,海润股东紫金电子、杨怀进和吴艇艇三方宣布解除一致行动人关系。同时,紫金电子将撤出其在董事会中委派的成员,就在同一天,孟广宝出任海润光伏董事长,此后其控制了5个非独立董事席位中的4席。
 
“2016年全年-2017年上半年,公司的实际经营管理都掌握在孟广宝这边,原团队属于配合的角色。”海润光伏证券事务部人士称。不过,孟广宝似乎并没有专注光伏业务,而是跨界布局房地产和金融业务。
 
据2016年年报,在海润光伏投资设立的39家子公司中,有11家子公司涉及房地产投资开发、建筑设计领域。
 
2016年10月18日,海润光伏宣布拟参与投资华君海润医养健康股权投资基金,总规模拟为50亿元。
 
直到2016年4月26日,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海润光伏2016年年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才让华君系与上市公司被隐藏的关联交易浮出水面。
 
2016年12月,海润光伏旗下子公司海润光伏(上海)有限公司与常州保华置业有限公司股东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受让常州保华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其后支付了1.53亿元,该事项“未经董事会批准”,属于“重大交易审批业务中内控失效”。
 
此外,海润光伏为上海保华万隆置业有限公司16亿元借贷担保,“未经过职能部门申请和管理层审核,直接通过了董事会的审批,内控缺失”。
 
“一般的关联交易,需要提交公司OA系统, 提交材料,由我们来发起董事会会议,经过董事会统一审议。”上述证券事务部人士回忆,华君系掌控公司时,不少关联交易信息绕过证券部,甚至连他们都无法穿透。
 
谁将是掌舵者?
 
据海润光伏2月5日公告披露,其现有241925位股东,除了创始人杨怀进持股6.61%,还有王海定(持股0.46%)、陈庆桃(持股0.22%)、钟奇光(持股0.19%)等牛散现身。
 
在2017年7月,孟广宝辞去董事长一职后,这家没有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亟需回答,谁是新的掌舵者这个问题。
 
ST海润第六大股东的牛散陈庆桃3月14日表示,“没有时间详细研究,就买了一点。”不过依据其以往的投资风格,其对ST股重组颇有研究。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不少牛散对海润的发展极为关心,除了日常电话咨询、参加股东大会,甚至还会给公司员工寄一些特产表达支持。
 
相比这些等待重组成功的中小股东,一位以2元/股成本买入3万元的海润光伏小股东则略为悲观,“买入早,现在险” ,“海润的负债太多,重组是不是存在一定困难”。
 
3月14日,曾在2017年7月要求解除罢免董事长孟广宝一职的独董徐小平,没有正面回应对公司经营的看法,“公司的经营情况去问董秘”。
 
3月15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江苏江阴市徐霞客镇的璜塘工业园,海润光伏的老生产基地位于此,主要负责铸锭、切片的生产加工,工厂内停了不少车辆。
 
“现在看起来比较困难,但是经历过这么多事之后,大家更加齐心。”一位海润员工表示。

原标题: 海润光伏的至暗时刻与自救猜想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阳光工匠光伏网】官方微信
投稿热线:0519-69813790 ;投稿邮箱:edit@21spv.com ;
投稿QQ:76093886 ;投稿微信:yggj200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相关评论

 
 
 
 
 
图文新闻
 
热点新闻
 
 
论坛热帖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会员服务 | 企业名录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苏ICP备08005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