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微信
光伏讲堂 光伏培训 招聘信息 招标采购 光伏政策 | 阳光工匠指南 推荐供应商 企业培训证书 | 光伏电站集成商 光伏组件 光伏逆变器 光伏支架
 
 
新书订购丨《分布式光伏设计安装应用手册》丨第一版
 
 
《阳光工匠指南·光伏电站供应链企业名录》 第4版 入编邀请函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人物 » 正文
 
开扒光伏大咖施正荣:将尚德大量财富转移自己名下 老尚德死因何在?
日期:2015-12-28   [复制链接]
责任编辑:evan 打印收藏评论(0)[订阅到邮箱]
曾经的尚德是怎样一个公司,你能想象吗?

各路权贵变着法子把子女送进尚德,享受那好得惊人的待遇:出差,想选哪个航空公司就选哪个航空公司,航班、时间随便挑;出差补贴,最高一天80美金;内部员工和供应商内外勾结,把好的东西扔到废旧物资库,再卖给供应商,供应商再转手卖给尚德……烈火烹油的盛景之下,其实早已埋下爆炸的导火索。

不要笑话尚德。它只是一个缩影,折射出一个公司突然膨胀之后面对的巨大陷阱。它的教训,是这个城市和这个国家不可能再次获得的一本教材。

“中国光伏看江苏,江苏光伏看无锡,无锡光伏看尚德。”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前,这句话代表了尚德的业内地位;尚德电力2005年12月在纽交所上市,创始人施正荣一举成为中国首富,也在业内外引起了巨大的财富效应。

然而,市场环境发生巨大变化时,尚德的虚弱很快暴露出来。2013年3月20日被宣布破产重整,半年后顺风光电正式签约接盘。

两年多来,尚德有哪些反思?又做了哪些调整,发生了哪些变化?

今年2月17日,无锡尚德任命在公司有10年工作经历的熊海波担任总裁。“我在尚德待了10年多。战略问题不是尚德破产的主要原因,我认为原因是管理。尚德曾经迅速从几百人发展到全球两万人。”近日,无锡尚德总裁熊海波接受了《中国企业家》记者的专访,金融街1号特意整理出相关内容。

EC截图_20151228100456


问:你如何复盘尚德这几年过山车式的发展轨迹?尚德破产重组以来,主要做了哪些改变?

熊海波:尚德曾经走过弯路,经历过风雨,问题和调整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

原来的管理层过于庞杂。以前集团、事业部错综复杂,内耗比较大,权力大家都想要,出了问题施正荣承担责任,这是尚德发展中比较突出的问题。我们先从组织架构解决问题,对架构简化、调整。

以前尚德有一堆高管,现在只有3个。以前集团事业部工厂有好几个层级,现在就一个层级。管理精细化,效率大大提高,功能整合了,也节约了人力成本和管理成本。行业很多企业都有这个问题,规模越大的问题越多。

因人定岗还是因岗定人。以前出现过很多因人定岗的问题。尚德请来空降兵,未必合适,不行放一边,再请一个,这样的方法导致很多人才冗余。不可否认以前的尚德人才济济,但为什么会出问题,我认为,管理架构是否合适值得反思,一个企业,一山不容二虎,都是精英,(放在一起就会内耗),应该注意人才搭配,管理人才、技术人才、不同层次人才要客观搭配。

浪费严重。尚德风光时,市场开拓费用一年以亿为单位,其实市场花这么多没必要。现在调整市场费用控制在1000万以内;出差旅费,尚德原来出差想选哪个航空公司、航班、时间都可以,其实国外很多出差可提前计划,提前一个月预订。

现在这由公司来控制;出差补贴,在发达地区尚德最高时补贴80美金/天,去年我看有做销售的同事,一个月才补贴30美元。这块计划明年再做调整,出差费用我就不管了,业务提成全含;班车费用,去年8月人均班车费用管理后降低37%,一年节约达百万。

问:你对具体业务管理上做了哪些调整?

熊海波:从制造端上,现场控制管理。这主要有两个主题,质量和成本。例如,尚德曾有现场管理问题,我们是把废旧物资包给第三方的,发现废旧物资量的控制没人管,很多人在之前内外勾结,把好的东西扔到废旧物资库,多余的材料,生产线仓库同流合污,和供应商里应外合,再卖给供应商,供应商再卖给尚德,中国很多企业有此问题;现成材料管理,光伏行业没有一家企业按订单管理,大多初步拍脑袋,主观臆断,对订单没有精细化数据,导致材料单耗可能虚高。

人才建设上,尚德曾每年招些大学管培生,送到海外培训。出发点是对的,但方法有问题,代价很高。从去年开始,新来大学生前两年一定先放到车间,让他有基础,能吃苦,而不是一来就培养成纨绔子弟。

尚德技术人才曾经流失严重,不能把钱全由老板和部分人掌控,对关键核心人才,核心团队要当合作伙伴,否则企业不会长久。当时尚德上市,不缺钱,如果做好这点,技术人员不会大量流失。

这都是管理创新。每个环节都涉及管理,技术升级、创新都需要管理,管理创新才有其他创新。企业要长期健康的活着,所以尚德不会再盲目追求规模,而是以技术研发为核心动力,把精细化管理做上去,脚踏实地,走长期健康发展道路。

希望行业同仁不看作笑话,尚德的教训是整个行业乃至中国制造业的财富。

问:尚德现在的产能和技术怎么样?

熊海波:现在的组件产能是1.8GW,设计产能是2.4GW,明年上半年会全面恢复。尚德绝对不会再追求规模上的老大,而是追求更健康,更健壮。尚德目前的高效多晶平均转化率达到18.5-18.6,行业的平均水平是18.1,单晶常规技术平均是17.8,行业水平是17.6.

问:你是否会借助能源互联网来优化业务?

熊海波:能源互联网9成是虚的。光伏行业核心问题是国家电网的智能化,小的能源互联网对发现问题、运维有帮助,但互联网给能源带来好处有限,除数据采集外基本没有了。概念不能说不好,但虚拟的东西现在太放大了。

只要产品方向、战略方向没大问题时,要专注。有的企业做全产业链(未必健康),术业有专攻。我们就专心致志做技术研发,提高效率,现场精细化管理跟上,打造企业软实力。尚德以前也没全产业链发展,我认为尚德战略没太大问题,主要是管理上出了问题。

问:你怎样评价尚德的创始人施正荣博士?

熊海波:没有施博士,就没有中国光伏,乃至全球光伏的今天。每个人都有缺点,他有很多缺点,但确有贡献,是里程碑式的历史人物。

《中国企业家》的专访就到这里。接下来,是金融君继续开扒的内容。

据媒体报道,施正荣这些年除了经营尚德电力外,平时也没闲着,让自己的亲朋好友出面,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关联交易,将尚德的大量财富转移到了自己名下。比如,施正荣幕后控制的亚洲硅业获得了尚德长达16年期限的15亿美元无条件支付合约,用来购买高纯度多晶硅材料。还有其他一系列控股的公司从尚德那里源源不断地获得低息贷款、高价合同,就这样, 尚德被一步步掏空了。

据说这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施正荣个人财富的累积,很多尚德电力的高层都知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因为尚德的很多高管都是“空降兵”,来自知名外企,为了饭碗都不敢对施正荣说个“不”字。

EC截图_20151228095755

尚德的洋团队,曾经是施正荣炫耀的资本


有一年,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红遍世界,电影讲述了一个美妙的漂流故事,但其实可能隐含了一个杀人、吃人肉的真相。那么,到底哪个才是真相?大概,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了。

传闻,尚德上市时,施正荣曾对友人说:“从此以后,我再不会去挣一分钱,我就花钱。”

坊间传言,施正荣没有同意用个人资产对政府救助尚德的行为进行担保,是导致尚德陷入破产重整的重要原因。

EC截图_20151228095828

无锡市政府始终试图救助老尚德,但救助是有前提的,需要施正荣作出用个人资产进行担保的承诺,这既合情也合理。

熟人之间即使是一百元的借款也是因为信任,更何况政府动辄十几亿、几十亿的支持。这就像那时的彭小峰因赛维公司的解困对新余市政府的承诺,这也像今天的苗连生因英利公司的解困对全体员工的承诺。可是,施正荣没有做出这一承诺。

就在施正荣被妖魔化的同时,也有一些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著名能源博主红炜讲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来源是老尚德的一位王姓副总(化名),一位经历了尚德破产全部过程的重要人物。

故事是从金纬到尚德开始的。过去在尚德,施正荣一向喜欢使用国际人士,甚至不惜和跟随他多年的团队发生冲突。2011年5月的尚德管理层就曾又多了一个新的面孔,出生在台湾的美籍华人金纬开始了出任尚德CFO、CEO的历史。

那时的尚德人都能看得出施正荣对金纬的器重,可是那时的施正荣却怎么也不会看得出金纬后来会在尚德扮演的角色。

王总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金纬作为新任CFO在尚德的第一次出场,特别是他的那句:在尚德,施总永远是老大,金纬永远是老二。我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我将带领大家走出困境。

当时的尚德,无论产业背景还是企业背景都是最难的时候。受全球金融危机和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大幅下调光伏发电补贴的影响,2011年全球光伏产业供大于求矛盾集中爆发,带来2012年全行业亏损,境外著名光伏企业破产不断,境内光伏加工企业虽有地方政府和银行的保护,却也是风声鹤唳、度日维艰。

作为产能、出货量、品牌影响力都是全球第一的尚德,也不例外地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局面。企业净利润从2010年的正2.379亿美元巨变为2011年的负10.062亿美元,股票价格从最高的80多美元跌至不足1美元。尽管尚德各种补救措施不断,但是可能破产的消息仍在在业内不胫而走。

如何获得大量的流动性以调整资产负债结构,无疑是这一时期尚德存亡的重要支点,于是施正荣找到了具有多家国际企业财务管理经历的专家金纬。

用施正荣的话说就是“我们花了一年时间才找到一个新CFO,还是从美国找来的”。施正荣为什么选择金纬,现在不得而知。但历史的看,施正荣选择了金纬,也就选择了老尚德后来的故事。

从王总的讲述中,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施正荣对金纬始终是相信的,只是无人知道金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施正荣不再相信,并且选择了背信。在合作了将近两年之后的一天,金纬利用美国资本市场弱化投资人强化经理人作用的企业游戏规则,借去美国出差的机会,在董事长施正荣不在场的情况下,与其他三位在美国的董事召开了临时董事会,结果决议罢免施正荣的董事长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3月4日,尚德电力公告施正荣被免除董事长职务,Susan Wang就任董事长。3月6日施正荣发表三点声明,声称废除他的董事长职务是错误且非法的。

而对于政府的救助,施正荣不配合,金纬也不够配合,对于“政府名片”的尚德的困境,无锡市政府欲罢不能、欲救无名,其中的焦虑和无奈可以想象。好在,后来政府导演的债权人的银行起诉尚德、法庭宣判尚德进入破产重整这一出好戏,这才使得困局出现转机。

2013年3月,无锡市政府破产重组领导工作小组终于接管了尚德的日常管理工作,控制了情况的进一步恶化。

王总说,那时为了救助尚德,确实有过政府要求施正荣以个人资产作担保的事情。但是施正荣表示十分委屈:他已经不是董事长了,已控制不了企业的日常运营,即使承诺担保也已毫无意义。

红炜说,虽然这种解释在他看来还有逻辑不通之处,但在业内口碑颇好、诚实人形象典型的王总毕竟是亲历者,更何况按照王总所说,那时因为郁闷,施正荣和他几乎每周都要找一个地方“小酌”一下,所以红炜努力去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2013年10月,代表金融资本的郑建明在以30亿元人民币的成本完成了尚德重组的同时,也全面开始了他在新能源产业新的人生。而在尚德成功重组这个故事中,最大的赢家当属无锡市政府,首先是郑建明愿意承担的重组成本数量实在是意外的,没有给政府带来重大的需要协调的债务纠纷;其次是尚德的牌子不仅留在了无锡,到2015年中期,尚德的生产能力也已恢复到历史最好的水平。

至于施正荣,也一定不是输家,因为郑建明帮他解决了他解决不了的债务问题,使他不但平安落地,还能平安地守着他在尚德董事长位子上积攒的上市公司资产之外的个人资产。只是看到今天全球光伏需求市场的成倍增长和尚德的风光依旧,不知道施正荣会否会悔不当初用个人全部资产去换取政府的支持。

大家也许会关心金玮后来的故事,聊到这里,王总的眼睛放光,说:“这是一件让我觉得政府最了不起的事情。那时金纬他们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行李都已打包托运走了,而且还将尚德的一笔不小的资金转移到美国。记得那天上午金纬还在跟我们开会布置工作,下午就已经跑到机场准备撤离中国。让他和我们所有人想不到是政府早有准备,就在登机之前留下了他,并且最终使得这一资产回到了国内。”

中国的古人们,一边公开崇尚千秋功罪任人评说,一边又暗地里追求清名,历史能否还他们一个清名,却一定是建立在真实故事的基础之上。

EC截图_20151228095844

施正荣的故事,还远没有到盖棺论定的时候。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阳光工匠光伏网】官方微信
投稿热线:0519-69813790 ;投稿邮箱:edit@21spv.com ;
投稿QQ:76093886 ;投稿微信:yggj2007
来源:金融街1号作者:周夫荣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相关评论

 
 
 
 
 
图文新闻
 
热点新闻
 
 
论坛热帖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会员服务 | 企业名录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苏ICP备08005685号